你的位置:张璟华 > 服务项目 >

    
发布日期:2024-02-01 08:45    点击次数:76

《庆余年》滕梓荆范闲兄弟线的BE多让观众泪目。

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张若昀、王阳再次合作,便多让观众期待。

一个是智商高情商低的学霸帅家默。

一个是口若悬河的金牌辩手(状师)程仁清。

学霸与BKING,多么互补的组合,但故事开局,两人便成为“死敌”。

帅家默凭借算学功底与好友丰宝玉在赌坊一路稳赢,却被赌坊老板耍诈坑钱、坑劳力,谁对谁错一目了然,结果到了公堂,却有理变没理。

原本问题核心是赌坊老板不认账、暴力欺压。

但程仁清不管这个,他的辩论点是丰宝玉作为县学庠生为何逃学赌博?

老百姓用自己的辛苦钱纳税供养县学,享受福利的庠生却沉迷于赌博荒废学业,言外之意,这不等于丰宝玉在吸老百姓的血去赌博吗?

众百姓闻言:纨绔子弟,呵呵。

帅家默否认出老千,表示能自己一直赢是因为精通算术,只要算清了点数就能十赌九赢,明明是学霸靠实力吃饭,程仁清却有不同看法。

只要掌握了技巧就能赢?那一旦县令判帅家默没有作弊,学子们都效仿起来,习惯了从赌坊获取钱财,以后整个仁华县还有人愿意老老实实读书吗?

赌坊老板这哪里是欺压两人,明明是防患于未然,为整个县的学风、科举成绩、官员考评做长远打算啊,多么高瞻远瞩又心怀大义的赌坊老板啊。

众百姓:好有道理啊!

县令:对诶!

帅家默、丰宝玉:哪里不对,但说不出来。

第一轮掰头,程仁清胜!

帅家默凭借强大的算术能力发现仁华县的“人丁丝绢税”有误,该县居然长达百年都在承担周边七县的协饷,他将此事告上衙门。

面对几位县令的联合围攻,帅家默有理有据的回应,总算处在了上风。

结果,程仁清又来了。

不谈“人丁丝绢税”的出处,不谈计算方式,亦不谈如何求证真假。

他只谈一点:帅家默你为什么要揭发此事?

明明对自己无利,却要坚持告发,你不对劲。

这里众人的逻辑和当代人很像,人们针对某个问题时,往往会先揣测首告者的私人用意,而忽略不公平、错误的现象,本身就应该被拨乱反正。

程仁清抓住了人们习惯了自扫门前雪的心态,引导大家给帅家默找目的。

他将帅家默的出身扒了出来,发现其父曾经以“人丁丝绢税”名义贪腐过同样的银两,以此推断帅家默举报纯属童年意难平作祟,捏造事实进行复仇。

百姓:怪不得,原来如此。

众县令:逻辑圆上了。

帅家默:晕。

第二轮掰头,程仁清再胜!

两轮掰头下来,大家基本也弄清了人物关系,帅家默是追求真相、公平的学霸,当然,这里面也有一点自己的私人目的,七话怀疑这个角色是白切黑设定。

揭开人丁丝绢税后隐于暗处的笑容,就很耐人寻味。

程仁清则是当地乡绅集团的“律师”。

人丁丝绢税的形成原因暂时未揭晓,但揭发受阻,归根到底还因为会动摇当地乡绅集团的利益,多方各有目的,都希望仁华继续当冤大头,一直凑合下去。

可惜他们碰上了“刺头”帅家默,一个只重视真相不接受谎言的学霸,依附于乡绅集团的程仁清,便拿了让帅家默“闭嘴”的任务。

于是,他告,他辩,他跑出去告,他追出去阻的戏码就这么来了。

接下来,难道就要迎来帅家默的插翅难飞?

如果两人持续敌对下去,以程仁清的好口才与手段,帅家默想突围相当困难,但,人群中他们彼此多看了一眼,故事便迎来了新的转折。

程仁清惊马,帅家默偶遇。

他落水,他强救,为什么说“强”呢?因为程仁清会游泳。

如果不是帅家默强行救他,人家早游上来了,《庆余年》里外冷内热的兄弟情,来到《大明》完全成了欢喜冤家,这反差可以承包观众所有笑点。

虽然并不需要,但有了帅家默的救命之恩,观众明显可以看到程仁清“惟利是图”的取舍有了动摇迹象,人物故事线也由此展开。

原来,他是黑化版的“梁山伯”。

程仁清曾有位相互爱慕的同窗云娘,后者遭到富家子弟马文才的骚扰,最终云娘香消玉殒,程仁清被污蔑作弊失去科举资格,马文才高中后平步青云。

同样的《梁祝》开头,不同的人物结局。

程仁清没有如梁山伯般殉情,而是看透世间的不公平,明白蝼蚁无法撼动大树,从此之后,他走上只图钱财不再坚持公道初心的讼棍之路。

很现实的选择,生活中也一定是程仁清多,梁山伯少。

可恨之处,也有着可怜之处,看到这里,你会发现程仁清前期能立于公堂不败之地,并不是因为他的诡辩能力足够强,而是因为他的后台足够大。

依附于致仕官员兼当地乡绅集团首脑范渊的他,一边握着富人资源,另一边又有资格与底层官员周旋,摆脱了孤立无援,遭人肆意碾压的命运。

但程仁清之于乡绅集团,只是一把好用的刀。

他无法决定自己的刀会指向谁,更无法决定自己是否能一直被使用,范渊一句话,程仁清便要帮恶贯满盈的赌坊老板去欺压贫苦百姓。

欺压,曾经与他一样的人。

一旦程仁清产生动摇,他这把刀便会迅速被主人放弃,甚至可能成为他人的垫脚石,这样被动又仍旧被他人以另一种形式压迫着的生活,会是程仁清想要的吗?

回忆过往时的不甘,刺杀帅嘉默时的犹豫,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帅嘉默某种程度上,便是曾经的程仁清,以一己之力对抗特权集团,程仁清在打压后妥协了,帅嘉默却一直在坚持,他的坚持,很难不触动程仁清。

如今两人是“死敌”,未来他们可能会如滕梓荆与范闲,是好友,也是战友,当笨嘴学霸有了BKING助攻,平民阶级的反击,或许才能真正开始。



 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张璟华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